史上最年轻!纳达尔两连败出局阿尔卡拉斯锁定年终世界第一

15日凌晨,纳达尔在绿组以0比2不敌菲利克斯·奥热·阿里亚西姆,随后同组的加斯帕·鲁德以2比1战胜泰勒·弗里茨,导致22届大满贯冠军两连败后无缘小组出线。

加上在红组首轮以0比2输给5届赛会冠军得主德约科维奇,西西帕斯也无法满足“以全胜战绩夺冠才能登顶世界第一”的条件,所以阿尔卡拉斯就提前锁定了年终第一的宝座,并且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最年轻的年终“No.1”。

都灵的ATP年终总决赛开始之前,除了这项大赛奖杯的归属之外,2022赛季男子职业网坛还有一件事尚未尘埃落定,那就是谁会成为年终世界排名第一。

ATP积分榜上,新科美网冠军阿尔卡拉斯以6820分暂列榜首,占得了一定的先机。

但是他因为左侧腹部内斜肌撕裂,不得不退出总决赛和之后的戴维斯杯决赛,能否守住第一宝座还要看积5820分的22届大满贯冠军纳达尔,以及积5350分的2021年法网亚军、2019年总决赛冠军西西帕斯的表现。

年终总决赛的积分设置为选手在小组赛每获胜一场可以赢得200个积分,半决赛获胜可以赢得400个积分,决赛获胜可以赢得500个积分。

如果3场小组赛全部获胜以不败战绩夺冠的线个积分——这意味着想要超越阿尔卡拉斯登顶,纳达尔需要小组赛全胜并且闯入决赛或者小组成功出线并夺冠,希腊人则要以全胜战绩捧杯。

而对于西西帕斯来说,他也有机会职业生涯第二次拿到年终总决赛冠军,以“零满贯”的身份问鼎年终世界第一——上一次有人做到这一点,还是1998年的马塞洛·里奥斯。

绿组的纳达尔以6比7、1比6不敌弗里茨,必须在后两轮全力争胜才能保住冲击决赛的机会。红组的西西帕斯则以4比6、6比7输给5届赛会冠军德约科维奇,铁定无缘世界第一。

机会和压力都来到了纳达尔一边,尽管这位36岁的新手爸爸已经不把追求世界第一当成自己职业生涯现阶段的最大目标。

当地时间15日,他在都灵迎来总决赛的第二个对手阿里亚西姆。不过,从美网第四轮不敌弗朗西斯·蒂亚福之后,他既忙碌又奔波:先是回到马洛卡迎接第一个孩子的降生,然后在巴黎大师赛首战输给汤米·保罗。

虽然提前来到都灵适应场地,但身体和状态都不在线的西班牙人很难从比自己小14岁的对手身上找到太多的机会。

首盘比赛,他曾经在第8局取得40比0的领先,但局点上连续发出两个双误,让阿里亚西姆成功破发最终以6比3先下一城。第二盘加拿大人在第3局就建立破发优势,以6比4胜出。

这是双方3次交手当中阿里亚西姆拿下的首场胜利,也是他在年终总决赛的首胜。而纳达尔则在2009年年终总决赛后再次遭遇巡回赛4连败,两场小组赛0比2的比分也让他失去了晋级4强,以及冲击年终世界第一的资格。

“还是有一些积极的事情在发生,例如我可以在过去3周连续参加两项比赛。”他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就是积极的部分,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到这一点了。”

“我只是需要时间去恢复,利用这些积极的感觉、所有的信心和强大的意志力,通过它们让我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高度。”

2022赛季,纳达尔拿到澳网和法网两个大满贯冠军,还在墨尔本以及阿卡普尔科两次捧杯。对于一位36岁仍然保持在世界第二位置上的老将来说,这已经是一份超强的答卷。

但他并不打算就此停止,接下来和鲁德的小组赛他还是会为荣誉而战:“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天,尽管有时候比赛的结果很难改变。”

西西帕斯输掉首轮以及纳达尔无缘4强,让缺席了总决赛的阿尔卡拉斯提前锁定2022赛季ATP年终世界第一的宝座。

2003年5月5日出生的西班牙小将也就此打破了2004年以来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安迪·穆雷“四巨头”对这一位置长达18年的垄断,并且成为自1973年积分系统设立以来第18位拿到ATP年终“No.1”的球员。

如果以下一周公布的排名来算,19岁又214天的他还将成为1973年以来最年轻的世界第一,紧随其后的是2001年休伊特的20岁又275天和2003年安迪·罗迪克的21岁又79天。

尽管“得益于”纳达尔的出局才能锁定年终世界第一,但2022赛季里阿尔卡拉斯已经用自己卓越的表现征服了男子职业网坛。

阿尔卡拉斯打破了2004年以来“四巨头”对年终世界第一长达18年的垄断。

最不可思议的神奇之旅来自纽约,他成为1990年桑普拉斯以来最年轻的美网男单冠军得主,也是2005年纳达尔在法网夺冠以来最年轻的大满贯冠军。

当然,他还是纳达尔之后第二位登顶ATP世界第一,以及年终世界第一的西班牙人。

尽管美网之后他因为伤病和疲惫状态滑落,输给过阿里亚西姆两次,不敌大卫·戈芬和同龄的霍尔格·鲁内,但本赛季他还是取得了57胜13负的战绩,是5位取得“50+”胜利的球员之一,仅次于60胜22负的西西帕斯。其中,还包括14场对阵世界前10的胜利。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