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产能过剩?专家: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小但疫苗的故事远没结束

近期,具有更强免疫逃逸能力的奥密克戎BA.5变异株来袭,国内多地再现疫情。而从全球范围来看,尽管新冠疫情仍未消退,但曾被视为终结疫情最有力武器的新冠疫苗,如今正面临需求下降、产能过剩的局面。

国内疫苗龙头康泰生物(SZ300601,股价35.85元,市值402亿元)近日披露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因需求量下降,公司新冠疫苗销量快速下滑,对新冠疫苗相关资产计提了大额减值。国际市场上,早在今年4月,强生就表示由于新冠疫苗全球产能过剩,公司停止了疫苗生产。

新冠疫苗还有多少市场空间?对于大量新冠疫苗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企业来说,后续又该如何拓展市场?

7月26日中午,病毒学专家、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在电话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冠疫苗产能过剩是肯定的,整体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小,全世界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不过,金冬雁也提到,未来新冠疫苗很可能变成季节性接种,可能变成每年接种一次或每两年接种一次。“总体来说,疫苗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我们的疫苗关键还是要靠技术创新,要是能够弥补现有疫苗的不足,也还是能够有市场空间。”

今年4月,有投资者推算的“科兴新冠疫苗2021年净赚900亿元”的消息在市场上不胫而走,当市场还在遐想新冠疫苗的造富神话能否持续时,眼下已有企业表示——新冠疫苗卖不动了。

7月24日,康泰生物披露了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8.28亿元,同比增长73.72%;归母净利润为1亿元~1.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0.29%~61.37%。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康泰生物表示,主要原因系新冠灭活疫苗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及Ⅲ期临床支出费用化。“二季度以来,国内外新冠疫苗接种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新冠疫苗需求量下降,公司新冠疫苗销量快速下滑;公司新冠灭活疫苗仍处于海外Ⅲ期临床阶段,因俄乌战争影响,导致在乌克兰Ⅲ期临床数据揭盲延后,后续销售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康泰生物表示,公司对存在减值迹象的新冠疫苗相关库存商品、原辅料、自制半成品,以及截至2022年3月末的新冠疫苗开发支出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15亿元,同时对二季度发生的新冠灭活疫苗研发支出费用化处理,金额为1.40亿元。上述事项合计减少利润总额5.55亿元,考虑加计扣除影响,减少净利润4.52亿元。

康泰生物的新冠灭活疫苗在国内上市销售刚刚过去了一年。公司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于2021年5月在国内获批紧急使用,2021年6月在国内上市销售,成为国内第六款获批紧急使用或上市的新冠疫苗。根据公司披露的《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百旺信应急工程建设项目”主要用于新冠灭活疫苗的生产,项目总投资为23.81亿元,项目运营期为10年,设计产能为2亿剂/年。

此外,康泰生物与阿斯利康合作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于2021年10月获得印度尼西亚国家药品和食品监管局紧急使用授权,并实现出口。2021年,康泰生物实现营收36.52亿元,其中出口收入达9.57亿元,同比大增39020.94%。公司并未透露去年新冠疫苗的具体销售情况,不过,据中信建投证券预计,新冠疫苗对公司2021年营收贡献占比超过50%。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联系了康泰生物证券部门,在按要求发送了采访提纲后,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事实上,不只是康泰生物的新冠疫苗卖不动了。跨国巨头强生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出现下滑,其表示,由于新冠疫苗全球产能过剩,因此停止了疫苗生产,导致公司疫苗收入下滑,强生的新冠疫苗类型为腺病毒载体疫苗。据财联社报道,由于需求低迷,各国政府、疫苗制造商和接种站丢弃了上亿剂新冠疫苗。

新冠疫苗仍是疫情防控最有力的“武器”。根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2022年7月23日,中国全程基础免疫接种率为89.7%,加强免疫接种率为71.7%。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至少1剂次疫苗接种率为89.6%,全程接种率为84.7%,加强免疫接种率为67.3%。

目前,一共有7家企业的新冠疫苗可在国内销售,除智飞生物(SZ300122,股价107.41元,市值1719亿元)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和康希诺(SH688185,股价164.14元,市值406亿元)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外,其余均为新冠灭活疫苗。

从现有研究来看,序贯加强免疫能更有效应对新冠变异毒株,由于国内基础免疫多数为接种新冠灭活疫苗,因此智飞生物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和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为国家批准的序贯加强接种疫苗。如此看来,康泰生物的新冠疫苗为灭活疫苗,在中国全程基础免疫接种率接近九成的情况下,其疫苗卖不动了或也在情理之中。

金冬雁告诉记者,新冠疫苗产能过剩是肯定的,整体市场空间会越来越萎缩,全世界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不过,他也强调,目前国内60岁以上老年人疫苗接种率和加强免疫接种率还不够,现在的接种率还比较低。

在变异毒株不断出现的情况下,部分国家开始推广第四针新冠疫苗。那么,中国是否需要考虑接种第四针新冠疫苗?对此,金冬雁表示,从真实世界经验来看,接种三针灭活疫苗对防重症和防死亡是有作用的,但是要产生较为稳定的防护效果,接种四针也是很有必要的。

根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2021年8月,中国已向超10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超8亿剂新冠疫苗,居全球首位。但今年以来,受海外疫情形势和防控政策变化的影响,疫苗出口也呈急剧萎缩的局面。

根据国泰君安统计,2021年,中国人用疫苗的出口总额超过100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是新冠疫苗的出口;但是2022年前6个月,中国人用疫苗的出口总额只有51.1亿元。

金冬雁也表示,此前国内厂商凭借快速获批和大量生产,在国外厂商产能还没上去的时候,迅速占领了一批海外市场;而目前一些国家防控政策发生变化,并且其在接种加强针的时候选择了混打,国内厂商的灭活疫苗市场需求萎缩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方面,已有公司开始因新冠疫苗需求下降而计提大额减值,另一方面,国内多种路线的新冠疫苗仍处于临床试验中,还在排队上市。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复星医药(SH600196,股价47.42元,市值1215亿元)引进的mRNA疫苗已获核准注册,沃森生物(SZ300142,股价43.55元,市值697亿元)的mRNA疫苗已经处于三期临床试验。

金冬雁表示,“总体来说,疫苗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我们的疫苗关键还是要靠技术创新,要是能够弥补现有疫苗的不足,也还是能够有市场空间。”他分析称,未来新冠疫苗很可能变成季节性接种,可能变成每年接种一次或每两年接种一次。

金冬雁称,国产新冠疫苗关键要靠技术创新,要研发新型疫苗。“一个是针对新流行毒株的疫苗,你要能很快做出来,新的市场就能打开。另外一个,要有新技术路线的疫苗,像mRNA疫苗、减毒活疫苗、鼻喷新冠疫苗,把这些做出来,也能激起一部分市场需求。”

对于灭活疫苗,金冬雁认为,其市场机会在于,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灭活疫苗研发速度相对较快,如果能较早获批上市,仍会有一部分市场空间。

目前,奥密克戎仍是全球主要流行株,但还未有针对奥密克戎的新冠疫苗获批上市。近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华预防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冯子健表示,目前我国多条技术路线均已开展单价、多价奥密克戎变异株疫苗研发。

据其介绍,进展较快的单价奥密克戎变异株灭活疫苗已获临床试验批准,正在浙江、湖南、香港等国内多地开展临床试验;进展较快的四价重组蛋白疫苗已经获得阿联酋Ⅲ期临床试验批件,相关研究已启动;此外,还布局了广谱新冠病毒疫苗研究,进展较快的疫苗已经获得临床试验批件,并启动相关研究。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