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喜欢 网球

最喜欢费德勒和瓦林卡的暴力单反,每次反手压制后的强行变线都让我热血沸腾,燃!

费德勒打球具有美学价值,他把网球这项运动升华了,不功利、不俗气、不投机,绝不会为了赢球降低标准。

纳达尔正手强,就打正手,瓦林卡反手强,就反手对反手,真的猛士,绝不妥协,正面刚。

即使是温网决赛,也是球球压着线打,贴着网放小球,果断网前截击,从来不为求稳而拖泥带水。▲艾里克拉斐留斯:《网球(三联画,右翼)》,1930年

网球是一项很过瘾的运动,跑动多、消耗大、发力充分,特别是夏天,一盘下来真是挥汗如雨。▲利奥波德弗朗兹科瓦尔斯基:《打网球》,约十九世纪末

早上来一盘,浑身通透,一整天都红光满面。运动增加了身体的氧气,身体乏力有时候并不是睡眠不足,而是缺乏运动。

我说的是双打,职业运动员单打打满五盘,那是什么体力?恐怖不?▲西奥范里斯尔伯格:《在图恩的网球比赛》,1889年

我也不会搞这种事情,单打估计半个小时就稀碎了。如果有那个体力,人生都可以重来。

网前的人要稳准狠,看准机会,一拍搞定。就怕碰上那不稳不准不狠还乱蹦乱跳的,很无效、很积极,底线的队友就比较郁闷,不想打球,想打人。▲张为邦:《冰嬉图》局部,清,故宫博物院

小球。网前放小球是神来之笔,常规中制造意外,对手只能被动上网,悲催的是跑到了、救成了,你再把球打到后场。

最强烈的快感是,对手使尽以上招数居然没把你打死,被你反转了!▲金廷标:《冰戏图》,清,故宫博物院

这种神仙球是回味无穷的,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断冒泡,带给你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坐公交车都会坐过站。

高铁东站附近的绿化带里,有两块网球场,周围都是树,榆树、杨树、银杏树、楸树,枝叶繁茂,鹊鸟成群。

蓝蓝的天空上,有白云朵朵,有飞机飞过,来来往往,看上去很美。▲康定斯基:《带有弓箭手的风景》,1990年,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西奥范里斯尔伯格:《在图恩的网球比赛》,1889年,佳士得拍卖会

艾里克拉斐留斯:《网球(三联画,右翼)》,1930年,魔幻现实主义

利奥波德弗朗兹科瓦尔斯基:《打网球》,约十九世纪末

路易斯.利奥波德.布瓦伊:《桌球》,1807年,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克里斯托弗•艾克斯伯格:《兰格布洛桥, 哥本哈根, 在月光下与跑步的人们》,1836年,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韦雷什查金:《奥林匹克运动会》,1860年 ,国立基辅艺术博物馆

托马斯•艾金斯:《单艇上的马克斯•施密特》,1871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让乔治斯贝劳德:《击剑运动员》,私人收藏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